当前所在位置: 首页 > 潮汕文化

潮汕建筑文化

2021-08-03 本站作者 【 字体:

潮汕建筑
潮汕建筑

潮汕建筑以传统的三合院、四合院为基本布局,最基本形式称"下山虎"和"四点金"。规模较小的城镇平民居屋有布局狭长的"竹竿厝"。

大型民居以四点金为基础横向或纵向扩大规模,称"三厅串"、"八厅相向"、"四马拖车"、"百凤朝阳",其外部轮廓则保留十分规整的正方形或长方形。大规模的集居式住宅称为"寨",这是清代潮汕地区乡村居民军事化的产物。从平面上可分为方案和楼寨,从外围方式上可分为围墙和围楼。在潮阳,这种集居式住宅称为"图库"。海滨贫民旧时所居多为涂(草)寮,是夯土或以木、草织成墙体的茅屋。

潮汕地区建筑材料因地制宜,就地取材,大量采用贝灰和石材。至迟在北宋已开始烧制贝壳灰,以贝灰为主体原料的三合土版筑大为盛行,不仅应用于建造房屋、高塔上,而且应用到加固堤防上。石材不仅应用于建筑构件的门框、栏板、抱鼓石、台阶、柱础、井圈、梁枋上,而且建造了石牌桥、石塔、石桥大型建筑物。潮州城内,仅太平路就有47座石牌坊。以巨石为墩的潮州湘子桥,建造年代从南宋至明代,是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,被誉为中国四大古桥之一。

潮汕建筑特色

"金厝边,银亲戚"

潮汕建筑
潮汕建筑

潮汕有句俗语"金厝(音同"错")边,银亲戚"。厝,为潮汕话里的居住地之意,厝边即邻居。即使到了现代,潮汕乡间的传统民俗和宗族观念依然保存较好。建筑形态和居住其间的居民往往是共生的关系,某种程度上,人的心理意识决定其所居住的建筑形态,而随着时年更迭,建筑形态又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人的心理。

潮汕乡村至今还保留着唐宋世家聚族而居的传统,其民居建筑形象很难通过一间单独的老屋展现,而是要由一座院落、一条街巷、甚至一个村落,才能将整个建筑群体系统地反映出来。这些乡村聚落以宗族祠堂为中心,民居则围绕宗祠展开。老屋大多集中布局,相互毗邻,排列整齐,四周街巷围绕,表现出严整、封闭的特点。建筑宅院内部的空间虽为封闭,但其村落群体布局却注重邻里亲情的联系,表现出一种亲和力。

选址,注重风水

选址,注重风水
选址,注重风水

潮汕民居从最开始选址就十分注重风水,它们都有共同的规律:以近水、近田、近交通为首选,最理想的是几者兼备。如若自然条件不允许,人们就会引溪流,挖池塘,做成"风水池"。这一方面满足风水的需求,另一方面也决定了几乎每个村落都建在青山绿水间。

每一个在乡间长大的潮汕人记忆中都会有一棵大榕树,它们或立于村口,或站在路旁,或伫于溪边。榕树树冠阔大,亭亭如盖,舒张在乡村中的白墙灰瓦之上。下垂的榕须传递着根深叶茂的展望和落叶归根的意识,历来深得潮汕人心。榕荫下的池塘边常常放置有石条,围成一个个落脚点。冬天可晒日,夏天可纳凉。乡民亦在此品工夫茶,唱潮剧。这种向内的团聚空间是人们日常生活的集结点,在这里活动的人们感受到邻里亲情,从而极易产生归属感和认同感,潮汕人聚族而居的观念因此而代代延续。

深入潮汕民间,这般精致的装饰艺术不在少数。潮汕乡土建筑的装饰种类繁多,雕刻有石雕、木雕等,塑造有嵌瓷、灰塑等,彩绘有平面彩绘、灰塑彩绘、门神彩绘、描金漆画等。其装饰范围也颇广,门窗户扇、墙头屋脊、外墙檐下、梁架下,无所不有。那些细腻繁复,巧夺天工般的装饰艺术,就这般依附在老屋上,见证着老屋的岁月更迭。

"斗工"激励

潮汕建筑
潮汕建筑

"自从二五出门庭,两个余月无事领……离家设帐向夷邦,忽觉春光已半空……"这是汕头老城区侨批文物馆里展示的一封侨批内容。侨批,过去海外侨胞通过民间渠道寄回国内的汇款凭证,并常连带家书及简单附言。自清代乾隆年间,大批潮汕人为生活所迫,乘坐"红头船"漂洋过海,到东南亚一带开拓创业。经历了两三代人的发展,不少人事业有成,积累了一定财富。出外发家之人讲究叶落归根,回祖上起厝,以光耀列祖列宗,造福子孙后代。建祠堂,起大厝,成为许多海外潮汕人的时尚,这极大地促进了潮汕老屋的兴建。

潮汕地区人多地少,人口密度为大陆地区最高,农耕文化系以精耕细作、优质高产著称于世,有"种田如绣花"的盛誉。与这种特殊的生存意识相关,潮汕人在这有限的生存空间中经营任何事物,都力求达到尽善尽美,以不温不燥的用心和纯正细腻的做功而将"精致"一词发挥到极致。

追求极致的潮汕人,在营造自己赖以生存的活动空间——建筑时,更是不惜资费和时间,最直接的表现就体现在装饰于建筑上的金漆木雕、石雕、嵌瓷、描金漆画。在营造建筑时主人们常常采用"激励"机制进行"斗工",也就是主人一般都请两班工匠,以中线为界,按左右分"龙畔"、"虎畔"各半,事先讲好所做的内容、形式和工艺要求,两房互不窥视,各呈其技;完工后,进行品评,优胜者可得到"标尾"(额外赏金),有时主人所赏"标尾"金额甚至高于原来的工价。不少艺人为争高低而不遗余力,正是这种长期充满着斗技斗艺竞争的环境,激励了民间艺人的进取心,提高了艺人的技艺。同时出现了一种有趣的现象,在一座民居内,其左右两边的装饰内容和形式虽然一样,但风格和意趣表现却时常迥异。由这种"斗工"形式营建的民居在潮汕很普遍,有的甚至连一个大神龛的两扇龛门都请两位工匠来做,从而更将潮汕乡土建筑对精致的追求推到极致。

阅读全文